• 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医书名著>五液>黄帝内经中的五液


  • 黄帝内经中的五液

         汗、泪、涎、涕、唾,称为“五液”,它们是体内的津液在五脏之气的作用下而化生的。正如《素问·宣明五气篇》所说:“五脏化液:心为汗,肺为涕,肝为泪,脾为涎,肾为唾,是为五液。”由于“五液”是五脏化生的,所以在临床上,不仅可以根据“五液”多少等情况判断津液的盈亏和疾病的寒热,而且还可以根据“五液”与五脏的所属关系,推断五脏的病变,从而为辨证施治提供依据。

        一、汗为心液
        “汗为心之液”,是因“心主血脉”,而血与津液又有密切关系。津液在血脉中,是血液的重要组成部份。正如《灵枢·痈疽》所指出的:  “津液和调,变化而赤为血”。因此,津液的有余或不足,对血液有着重要的影响。“汗”是由津液变化而成的,《素问·阴阳别论》所说:“阳加于阴谓之汗”,阐明了阳气鼓动津液外出而为汗的机转。鉴于“汗”、“津液”、“血”三者的这种转换关系,所以有“血汗同源”的说法。汗出太多,势必损及血液,影响心脏,使心血不足,心阴亏耗。因而在治疗上,《灵枢·营卫生会》有:“夺汗者无血,夺血者无汗”,《伤寒论》中也有“衄家不可发汗”、“亡血家不可发汗”等告诫。
        人体出汗异常,虽然与心脏有关,但也受着整体的阴阳盛衰,以及邪气性质的影响,在外感病中,有无汗而恶寒的表实证,治宜辛温解表以散寒邪,方如杏苏散。有自汗而恶风的“表虚”证,治当调和营卫以祛风邪,方用桂枝汤。有发热口微渴,有汗或无汗的表热证,法宜辛凉解表以散风热,可用银翘散。有邪气入里而化热,症见大汗、大热、大渴、脉洪大的阳明经证,治宜解肌清热,白虎汤为主方。在内伤杂病中,有盗汗与自汗的不同。一般地说,自汗多为气虚不能固表,法当补气实表,可用玉屏风散加味。盗汗多属阴虚内热,热蒸津液外出,治宜清火补阴,可酌选当归六黄汤、清化饮等方。但由于汗出取决于阴阳两个方面,而这两个方面又互相影响,所以气虚证除见自汗外,也可见盗汗,阴虚证除见盗汗外,也可见自汗。“然则阴阳有异,何以辨之?但察其有火无火,则或阴或阳自可见矣。”(《景岳全书·汗证》),故治疗尤当审慎。此外,在收汗止汗方中,还可选用麻黄根、浮小麦、乌梅、五味子、龙骨、牡蛎等药,以治其标。
        二、涕为肺液
        肺主气而司呼吸,开窍于鼻。鼻腔及呼吸道都赖肺津以滋润,靠肺气以畅通,故肺津不足,则见鼻孔干燥,干咳无痰;肺气不利,宣降失宜,津液不能正常布散,则聚而为。涕”,所以说“涕为肺之液”。《内经》中无“痰”字,从文献所述,痰涕常可通用。如《素问·评热病论》说:、“劳风法在肺下,其为病也……唾出若涕,恶风而振寒……咳出青黄涕,其状如脓,大如弹丸,从口中若鼻中出。”
        痰、涕虽然主要是因肺脏功能失调所致,但也与脾脏有较密切的关系。脾病水谷精微不能运化,可凝聚为痰,因而有“脾为生痰之源,肺为贮痰之器”的说法。在外感病中,鼻塞流清涕,发热恶寒的,为风寒感冒,治法宜解表散寒,辛温宣肺,以葱豉汤为主,加防风桔梗前胡杏仁等。若症见咳嗽咯黄稠痰,身热微恶风,咽痛,是风热感冒,治当辛凉解表,肃肺清热,可用桑菊饮。如干咳无痰,咽痒口干,则为燥邪伤肺之证,治以清宣凉润,可用桑杏汤为主。在内伤杂病中,见干咳无痰,或咯白沫,两颧潮红,形体消瘦,为肺阴不足之候,方用麦门冬汤,以滋阴润肺。若咳嗽痰多色白,胸脘作闷,舌苔白腻,是痰浊阻肺,法宜燥湿化痰,用二陈汤加苍术、厚朴、杏仁、苡仁之类。如咳嗽上气,吐脓痰或脓血痰,味腥臭,胸闷疼痛,舌苔黄腻的,是热毒内郁成为肺痈之证,应酌选苇茎汤、桔梗汤,解毒排脓,兼以化瘀。若鼻流浊涕,其昧腥臭,经久不愈,是邪郁肺络,成为鼻渊,治宜解毒排脓,可选用苍耳子散、辛夷丸,加桑叶、银花、鹅不食草、败酱草等药。
        三、泪为肝液
        泪出于目,目为肝窍,故称“泪为肝之液”。肝的病变,常反映于泪,从泪的情况,也可推断某些肝病的性质。如眼睛干涩不润,夜晚尤甚,多属肝肾阴虚,治宜滋阴明目,杞菊地黄丸为首选之方。若眼泪经常外流不禁,则有虚实寒热的不同。如久病逾年,症见泪下无时,迎风更甚,泪水清稀,眼睛不红不痛,为肝肾虚损,法宜补益肝肾,方如菊睛丸。若病起急骤,泪下粘浊,目红肿焮痛,羞明,为风热袭于肝络之证,治宜平肝清热祛风,可内服羚羊角散,并用桑叶、菊花、银花、防风、归尾、赤芍、黄连等煎汤外洗。
      四、涎为脾液
      脾主运化,与胃相合,开窍于口。水谷精微不能正常输布,可变为口涎,所以有“涎为睥液”之称。
        涎液过多,有寒热虚实之分。一般地说,口流清涎无味,面色眺白,乏力的,多属脾虚不运,当用温补脾气之法,以四君子汤为主方。涎液过多,粘稠胶着衣物,有酸苦味的,为脾胃有热之象,宜用清泄脾胃伏热之法,可以清胃散、泻黄散二方随证化裁。肠道寄生虫也可导致口涎过多,以小儿尤为多见,如《灵枢·口问》说:“胃中有热则虫动,虫动则胃缓,胃缓则廉泉开,故涎下。”这种因虫而致多涎的病症,治本之法,在于逐虫清热,方如肥儿丸。
        五、唾为肾液
        肾的经脉,上系于舌根两侧,所以肾气旺盛,肾阴充足,则口中津液适中,故称为“唾为肾之液”。
        若见口干少津,腰膝无力,脉细数尺虚,便是肾阴亏损之证,当以滋补肾阴为治,六味地黄丸为主方。若因肾阳不足,水气不化,上泛而多唾,症见腰痛肢冷,则当温补肾阳,可用肾气丸。如因肾阳不足,不能蒸化,虽有水饮内停,而反口干少津,腰痛小腹拘急,小便不利,仍需用肾气丸之类,即从《素问·藏气法时论》:“肾苦燥,急食辛以润之,开腠理,致津液,通气也”之意。唾液的异常变化,虽然主要取决于肾脏,、但也与其他脏腑有关。如见口干喜饮,晨起尤甚,食欲不振,喜吃水果,多属胃阴不足之证,治以补益胃阴为主,可用益胃汤加石斛、花粉之类。
        肾主五液,脾为津液化生之源,故统而言之,  “五液”变化多与脾、肾有关,分而言之,则五脏各有所主。所以治疗“五液”之病,当从所属内脏人手,而从“五液”的不同变化,亦可测知五脏的虚实。兹举流涎过多病例一则,以备参考。
        宋××,男,25岁。
        数月来口涎过多,尤以晚间为甚,每晚入睡前吐涎均有200~ 300亳升之多。入寐则流湿枕巾,口涎略有苦味。食欲一般,二便尚调。舌略红,脉有力。
        此为脾胃有热之证。入暮阳明气旺,入寐则阳入于里,所以里热更甚,故涎下尤多。
        治以清泻脾胃之热。方用泻黄散(汤)加丹皮、生地。服药三剂,口涎明显减少。唯于每晨四点钟口涎仍多。
        病在四点钟发作,是寅卯之时,为波及少阳之征。上方加柴胡、茵陈,以薁焦少阳之气。又三剂,病即痊愈。
        上述“五液”的异常变化,系指病理而言,至于一时性的因情绪激动而落泪,因食欲旺盛而多涎等,不在此列。

     

    译文:王洪图 北京中医学院

    来源:五液,修改时间:2017-11-06
    相关链接:无相关信息
    上一篇:饮食五味对疾病的治疗作用
    下一篇:下面没有链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