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医书名著>阴虚>阴虚发热和阳虚生寒


  • 阴虚发热和阳虚生寒

             早在两千多年前,古人从长期的医疗实践中,就已总结出:“诸寒之而热者取之阴,热之而寒者取之阳”,并强调这就是“所谓求其属也”的宝贵经验(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),对后世医学的发展和指导临床实践起到了积极的作用。

        唐·王冰将这两句原文注释为:“益火之源,以消阴翳;壮水之主,以制阳光。”后人又将它概括为“益火消阴”、“扶阳退阴”及“壮水制火”、“滋阴涵阳”、“壮水制阳”。就是说,对于发热的病人用寒药来治疗后,发热反而更炽盛的,应该治取其阴;用热药治疗寒证而寒反甚的,应该治取其阳。强调“治病必求其本”,要抓住疾病的根本原因和实质进行治疗,才会取得预想的效果。
        阴阳是互根的,正常人体健康对阴阳保持着相对的平衡协调,处于“阴平阳秘,精神乃治”的状态。一旦这种相对平衡遭到破坏,人体就会患病,甚而发生“阴阳离决,精气乃绝”的严重后果。
        《内经》云:“善诊者察色按脉,先别阴阳”。(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)。
        在八纲辨证中,辨别阴阳是辨别疾病性质的总纲,“寒”和“热”、“虚”和“实”是辨别疾病性质和邪正盛衰的重要纲领。“寒”和“热”的现象是由于阴阳偏盛、偏衰的结果。正如《景岳全书·传忠录》所说:“寒热者,阴阳之化也”,所以,辨证寒热,就是要辨证阴阳的盛衰。  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说:“阳盛则热,阴盛则寒”,《素问·调经论》中又说:  “阳虚则外寒,阴虚则内热”。说明“寒证”可由于:  (1)机体阳气不足(即阳虚),(2)感受寒邪所致。
        “热证”也可由于:(1)机体阳气偏盛,(2)感受热邪引起。
        “诸寒之而热者取之阴,热之而寒者取之阳”就是指的由于机体阳气不足或阳气偏盛所致的“寒”和“热”,而不是指由感受寒邪或热邪所致的“寒”和“热”。文中的“阴”和“阳”,唐·王冰认为是指“肾阴”和“心阳”(见王冰《素问》注文:“但益心之阳,寒亦通行;强肾之阴,热之犹可”)。根据中医脏腑学说,“肾乃先天之本”,“为元阴元阳之府”。张景岳和后世医家则认为阳是指命门之火即肾阳,如《沈氏尊生书·杂病源流犀烛》说:  “阳虚者,肾中真阳虚也”。所以“阴”和“阳”指的是肾阴和肾阳。
        阴虚的病人由于真阴不足而发生“阴虚生内热”,如我们根据“热者寒之”的一般法则去治疗,使用苦寒之品,由于苦寒可以化燥,使真阴(元阴)更加耗损,致虚热更甚,所以这类病不能用“热者寒之”之法,而宜滋补真阴法来治疗。
        阳虚的病人阳气不足,不能发挥其温煦周身的作用,致阴寒之气亢盛,阳不制阴而出现寒象。如使用辛温解表散寒之剂如“麻黄汤”、“桂枝汤”等去治疗,解表发汗的结果。将使阳气更加耗散,使虚证更虚,寒象更甚。肾为元阳之府,阳气虚则命门火衰,所以治疗宜从温补肾阳法入手。
        下面再谈谈阴虚发热和阳虚生寒的辨证施治。
      一、阴虚发热
      (一)临床表现
      1.症状:形体消瘦,目燥,咽干,眩晕失眠,五心烦热,潮热盗汗,脉细数,舌红,少苔。
      2.体证:肾虚体表压痛点可能为阳性。
    3.化验:尿——17酮、17羟含量可有不正常增加。
        阴虚发热的病人临床常见于结核病,糖尿,高血压,月经不调,神经官能症,久病体弱等阴虚者。
        (二)治法:滋阴清热。
        (三)方剂:青蒿鳖甲汤加减。青篙——清热外达;鳖甲、知母、生地、元参——滋阴清热;丹皮——凉血泻热;地骨皮——退虚热。
        本方无单纯滋阴而引起邪热留滞之弊,也无苦寒化燥致伤阴之害。其中所用药物性味多为咸寒之品,可入肾经,故具滋补真阴的作用。
      二、阳虚生寒
      (一)临床表现
      1.症状:神疲乏力,少气懒言,倦卧嗜睡、脉微或沉迟无力等气虚机能衰减的证候,尚有畏寒肢冷,腹痛喜按,口淡不渴,/尿清便溏,尿少肿胀,面白舌淡等寒象,并可见腰膝酸软,阳萎、早泄等症状。
        2.体征:肾虚体表压痛点阳性。
        3.化验:尿——17酮、尿——17羟含量明显低于正常,血中嗜酸性白细胞多高于正常。
        阳虚的病人常见于某些衰弱症,如慢性支气管炎、冠心病、席汉氏综合症,阿狄森氏病,甲状腺机能减退,男子不育,女子不孕,脑神经衰弱症,慢性肾炎肾阳虚型,糖尿病肾阳虚,高血压肾阳虚型及肢端动脉痉挛症(雷诺氏病)等有阳虚症状者。
        (二)治法:温补肾阳。
        (三)方剂:金匮。肾气丸加减。熟附子、桂枝——温补肾阳。熟地、萸肉、山药——益阴摄阳。丹皮、茯苓泽泻——泄火利湿。
        本方根据:“善补者于阴中求阳……”的原则,以桂附为主药,六味地黄丸为辅佐,以温肾阳,补命火,如将肉桂换桂枝,名附桂地黄丸,两方均有温补肾阳之功。但桂枝善于通阳,走而不守,适用于水饮停聚,水湿泛滥。气血寒滞经络之肾阳虚。肉桂善于纳气,引火归元,守而不走,适用于命门火衰,虚火上
    浮,喘急欲脱,下焦虚寒之肾阳虚。均具“益火之源,以消阴翳”之效。
        对阳虚火衰比较严重的证候,可选用助火壮阳之力较强的“右归丸”(熟地、山药、萸肉,枸杞——培补肾阴。肉桂、附子、菟丝子、杜仲、鹿角胶——温壮肾阳益精。当归——补血。)
        近代研究认为:金匮肾气丸具有兴奋,调整下丘脑、垂体及肾上腺皮质功能的作用,并通过调整尿液的排泄功能而起到化气利水的功能。



    译文:吴先骥 贵阳中医学院

    来源:阴虚,修改时间:2017-11-19
    相关链接:无相关信息
    上一篇:黄帝内经中的五液
    下一篇:下面没有链接了